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·報海鉤沉

《中國財貿報》,當今《經濟日報》之前軀

2019-12-02 13:30:53 來源:中國建材報

  張頌甲

 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國家遭受了災難,一時經濟凋零,民生困苦,百廢待興。

  1977年年底,為振興經濟作準備,中央決定召開全國財貿大會。為開好大會,宣傳應當先行。李先念副總理和姚依林同志(時任國務院財貿小組組長)首先想起了《大公報》和他們的舊部。

姚依林同志(國務院財辦主任、副總理、中央政治局常委)是《中國財貿報》的主要領導人.jpg

圖為姚依林同志

  但此時《大公報》已不復存在,辦公大樓交付北京市郵局使用,報廠印刷機器等移送給兄弟新聞單位,大公報人經集訓后已群星散失,分別被安插在北京市工廠、農村、機關、學校等單位。散去易,集中難啊!

  根據李先念副總理指示,姚依林同志首先從北京市統計局調回時任副局長的原《大公報》總編輯常芝青,又從北京市第一機床廠調回時任副廠長的原《大公報》副總編輯李光詒,再從北京市百貨公司調回時任副經理的原《大公報》經理王柱國。四人先開個小會,經過討論決定先辦一張四開小報《財貿戰線》報,請常芝青負責籌辦,盡快試刊出版。會議結束時,依林同志風趣地說:“老常,你過去是大報總編,現在請你來辦小報,真有些委屈你了!”常芝青笑笑說:“這倒無關緊要。十多年沒事干,現在又能辦報了,當然很高興。由小報到大報,逐步發展嘛。”

  會后,常芝青邀集了李光詒,并從《北京日報》社調回張頌甲、胡理棠,從北京市化工機械廠調回高永毅,從北京市玻璃研究所調回方誠浩,從北京市知青辦調回毛銘三,從北京市統計局調回莊怡,共7人,于1978年2月底集中,共商出報事宜。

  經過1個多月的緊張籌備,定名為《財貿戰線》的四開小報于當年3月28日試刊,3個月共試刊13次,為全國財貿大會的召開,進行了卓有成效的輿論準備工作。1978年7月4日,在大會召開之日,《財貿戰線》報創刊,一時成為代表們爭相閱讀的報紙,并親切地稱她為“我們自己的報紙”。當天的《人民日報》在一版刊登了新華社的詳細報道。

  《財貿戰線》報是在極為艱苦的條件下創辦的。辦公用房最初是租用北京東城區東單北大街北方旅館四間客房;桌椅不夠用,就趴在床上寫稿、編稿;沒有交通工具,就步行或騎自行車;吃飯要到附近的東安市場食堂搭伙;排版印報要到體育報印刷廠代排代印;校對和版面編輯沒有辦公室,只能站在排字房拼版案子前校對和看大樣。為數很少的工作人員,為了創業,默默無聞地努力工作。

  報紙創刊不久,人手感到捉襟見肘。于是,再大量召回大公報人:從宣武區街道召回原總編室主任劉樹烈,從北京農口召回原記者部副主任王浩天,還從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召回胡連璞,從平谷縣南都樂河鄉召回董松泉,從北京市電車公司召回楊零滄,從昌平縣馬池口鄉召回史濟舟……這些同志得知能回到“母報”來工作,莫不歡欣鼓舞,不計名分,不計薪酬,回到報社就積極投身于工作之中。

  報紙創刊以來,報社未正式定編,人員未正式任命。原牽頭負責人常芝青因年邁且哮喘病加劇,基本上不再主持工作,全面工作由李光詒主持。報社黨員經過選舉成立了黨支部,李光詒為書記,我為組織委員,胡理棠為宣教委員,于是形成了黨支部領導一切的局面。這種情況延續了許久。

  《財貿戰線》報一創刊,發行數就達47萬份。由于受到廣大財貿干部、職工的歡迎,發行量猛增,到1978年年底,期發數高達80萬份。當時新聞紙緊缺,國家出版局不能增撥,財貿小組就找輕工業部商量,把紙廠超產的部分撥給《財貿戰線》報,為1979年擴大發行和改出對開大報提供了物質保證。為了救急,當時我還利用任《大公報》東北記者站站長時期與東北三省領導同志熟悉的關系,分頭到三省請求支援,順利地得到每省一車皮卷筒紙供應,解了燃眉之急。時任黑龍江省委第一書記楊易辰(后任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)還親切地接見了我。

  1979年醞釀更改《財貿戰線》報名,大家一致認為應當恢復《大公報》。以編輯詹若文為牽頭人,聯署24名編輯記者,上書黨中央,請求恢復《大公報》。彭真同志的秘書曾打電話來詢問詳情。當年,《大公報》遷京出版時,曾舉行酒會,時任北京市委書記、市長的彭真曾親臨報社祝賀。他表示歡迎恢復《大公報》。李先念副總理更是積極表態:“恢復《大公報》,登廣告。”(其時各報都不允許登廣告)一時之內,《大公報》幾乎呼之欲出。

  恰在此時,姚依林同志前來介紹了毛澤東主席的一個傳言:在舊中國有種說法,即《大公報》對蔣家王朝是“小罵大幫忙”。后經查證,這話是毛主席和新華社社長、《人民日報》總編吳冷西說的,流傳較廣,影響了《大公報》的聲譽。據此,依林同志建議,不必恢復《大公報》了,新報名就改成《中國財貿報》吧!大公報人此時只有默默認可,大家互相鼓勵,雖然恢復《大公報》的初心未能實現,但要牢記辦好報紙的使命,像辦當年《大公報》一樣,把《中國財貿報》辦好,才是正理。

  1981年1月,《財貿戰線》更名《中國財貿報》出版發行,改出對開大報,由周二刊改為周三刊,人員不斷增加,北方旅館租用的幾間房子實在不夠用了。此時,國務院財貿小組由西黃城根九號院遷入中南海,經與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磋商,報社遷入財貿小組原來的辦公用房,這才有了固定的辦公場所。

res04_attpic_brief.jpg

圖為《中國財貿報》

  1982年,國務院各委辦進行機構改革,財貿小組并入新組建的大經委,《中國財貿報》的隸屬關系也隨之變更。1982年3月10日,經國務院副總理萬里、姚依林批準,《中國財貿報》為國務院總局級事業單位,歸國家經委領導,在宣傳工作上,受中央宣傳部領導。與此同時,中組部發文任命了報社的正副社長和正副總編。

  《中國財貿報》歷時四年半,共出版573期。她在解放思想、撥亂反正、動員廣大財貿職工肩負起搞好商品流通和貨幣流通的重任、促進國民經濟發展、加快實現四化的新長征中,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報社劃歸國家經委領導不久,以國務委員張勁夫為主任的國家經委為加強對經濟工作的宣傳,于1982年7月14日以經發〔1982〕62號文件向中央宣傳部提出《關于〈中國財貿報〉改名為〈經濟日報〉有關問題的報告》:“《中國財貿報》歸國家經委領導以后,我們考慮,為適應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需要,擬將該報從1983年1月1日起改名為《經濟日報》,擴大宣傳內容。《經濟日報》將是一張以經濟宣傳為主要內容的全國性報紙,每周暫出六期。讀者對象主要是全國經濟戰線各個部門的廣大干部職工。這張報紙的主要任務是:宣傳黨和國家在經濟工作方面的方針、政策;報道經濟建設中的新形勢、新成就、新經驗、新問題;介紹經濟戰線上的先進典型;探討經濟理論、傳播經濟知識;向經濟戰線上的廣大干部職工進行共產主義思想教育;反映群眾的建議和呼聲,推動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設;對于國內外重大政治時事新聞,適當進行宣傳。希望中宣部今后對該報的宣傳工作,同中央直屬的報紙一樣,加強領導,及時給予指示。”

  中宣部于7月30日召開部務會,由鄧力群部長主持討論籌辦《經濟日報》問題。經過討論,完全贊成。

  為創辦一張新報,原《中國財貿報》的全班人馬隨即進行了緊張的準備工作,從人力、物力、財力各方面做好安排。當年年底,中央調《人民日報》副總編安崗前來任總編輯。由《中國財貿報》轉出來的人員包括副總編和全體編輯、記者及行政人員、印廠工人等全部轉入《經濟日報》繼續工作。《中國財貿報》按計劃遂于1982年12月31日終刊。第二天,1983年元旦,《經濟日報》創刊。頭天我是《中國財貿報》的副總編,轉天我成為《經濟日報》的副總編。

  隨著歲月的消失,《經濟日報》創刊轉眼已36年了。我有幸成為兩報交替時現存唯一的見證人,同時又是《經濟日報》創刊時僅存的唯一領導人。

  《經濟日報》之所以很順利地誕生,是因為它是在《中國財貿報》多年成功宣傳的基礎上創辦的。而《中國財貿報》又是在《財貿戰線》報基礎上辦起來的。細心的讀者可以發現,各報都只有一個發行序號,而《經濟日報》報頭上有兩個序號:序號是《經濟日報》的發行號,而總序號是從《中國財貿報》創刊號開始,由《經濟日報》延續至今。以2019年11月24日的《經濟日報》為例,當天發行號是“第13278期(總13851期)”,括弧內的數就包含了《中國財貿報》的發行號。兩張財貿報是原大公報人創辦的。由此可證,今天的《經濟日報》和《大公報》有著割不開、剪不斷的淵源。

  《經濟日報》一問世,就被定位為以報道經濟新聞為主的綜合性中央級報紙,是黨中央、國務院指導全國經濟工作的重要輿論陣地。1984年,鄧小平同志為報紙題寫了報頭。

  從《財貿戰線》報到《中國財貿報》再順延到《經濟日報》,它好似是一部“電視連續劇”,說《經濟日報》的前軀是《中國財貿報》,它當之無愧。(原文刊于2019年11月30日《中國建材報》一版)

  責編:張文齋 審核:王怡潔


冒险岛神之子
北京赛车快乐赛车 温州麻将游戏 山东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查询 打麻将赢钱偏方 通化大嘴棋牌刨大王 泳坛夺金快赢481软件 吉林省快三开奖号 北京快3和值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8走势图 贵州快3走势图_号码分布 超级大乐透开奖 枪战射击游戏 15选5中2个有钱吗 股票融资操作 电玩街机 送分